首页 >> 最新文章

这个未完成的世纪之约却促成了中国首座商用核电站的建造台下盆

时间:2019/08/24 16:15:07 编辑:

改革开放40年那些不为人知的瞬间

1985年1月19日,邓小平接见香港中华电力董事局主席嘉道理勋爵

“再过7年,你93岁,我87岁,开一个庆祝会,用这个合作项目作为我们对外开放的典范。”1985年1月19日,邓小平在广东核电站合营合同签字仪式后与香港中华电力董事局主席嘉道理勋爵一起这样约定。

上世纪80年代初,改革开放的良好环境吸引了大批企业涌入珠江三角洲,来自世界各地的商人纷纷在这里抢滩落户。经济的高速发展,使得能源供应日显滞后,于是发展能源逐渐提上中央的议事日程。而广东省资源贫乏、人口众多,高效、安全、可靠的核能自然成了首选方案。

随后,广东省大胆引入外资,采用“借贷建设、售电还钱、合资经营”等合作模式,即与香港中华电力有限公司共同组建广东核电合营有限公司。在邓小平的支持下,1985年2月9日,广东核电合营有限公司正式成立,1987年8月7日大亚湾核电站正式开工建设,七年后,大亚湾核电站1号机组于1994年2月正式投入商运。

令人遗憾的是,嘉道理勋爵在1993 年去逝,邓小平也因年事已高,以及身体原因,未能成行。这个“世纪之约”虽未能实现,但这次真挚而友好的交谈,在中国核电发展历史上写下了值得纪念的一笔。中国广东核电集团公司原董事长昝云龙曾感慨道:“我们能够站在巨人肩膀上跳高,得益于小平同志的长远眼光!”

经济高速发展,能源危机逐渐显露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年轻的共和国积蕴已久的能量正以最炽烈的方式迸发出来。改革开放不仅使这个古老的国度焕发青春活力,一座座城市正以崭新的面貌矗立在世人眼前。一种种改造世界的新方法、新思路也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

改革开放的良好环境吸引了大批企业涌入珠江三角洲。港商来了、台商来了,美国的、日本的、东南亚的、欧洲的,纷纷在这里抢滩落户,准备大干一番。中国的经济驶上了快车道。但是由于经济的超速发展,致使能源供应日显滞后。

摆在面前的局势是严峻的。广东省资源贫乏,水力发电无路可行,若依靠火力发电,按当时的消耗能力,仅维系一座1000万人口城市的正常运转,每年就需耗煤370万吨,这意味着火力发电厂的大炉膛,每天仅从数千里之遥运输来的煤炭就得张口吞噬200多节车皮,同时每年还将排放数以百万吨计的废渣和废气。无论从环保、经济还是运输能力等角度考虑都难以承受。

“新出路”带来建设核电站曙光

1978年4-5月,时任广东省委书记、常务副省长的王全国随谷牧副总理出访西欧后,萌生了“在广东建设核电站”的想法,以此解决广东缺电问题。可是,在没有资金、技术、设备、人才和经验的情况下,如何建起一座核电站?

同一年12月4日,适逢中法两国政府即将签订一项为期七年的关于“发展经济关系和合作”的长期协定,邓小平在回答法国记者的问题时,邓小平表示,中国已决定向法国购买两座核电站设备。

王全国主持广东核电合营有限公司第一次董事会会议

1979年5月,正在广东省为筹建核电站愁眉不展时,美国国际核能公司总经理林杰克出访广州时带来一个石破天惊的方案——在广东省建设核电站,把部分电量卖给香港,以取得的外汇偿还建设核电站所欠外债。

林杰克的方案,让正为广东缺电而寝食难安的王全国大喜过望,脑海中迅即闪过“不谋而合”四个字。对于深圳特区建设,邓小平给的指示是:“杀出一条血路来”,而“借贷建设、售电还钱、合资经营”正是在当时国家财政困难形势下,一条解决核电站起步建设资金和外汇问题的“出路”。这条路,犹如电石火花,让广东省看到了率先建设核电站的曙光。

1982年,国家正式批准了大亚湾核电站项目。总设计师邓小平及其他党和国家领导人对此十分关注,还提出了许多宝贵的意见和建议。特别对核电站规模提出,功率太小不行,应建一座百万级的。

第二年,大亚湾核电站厂址选定并获批准,位于深圳市东部大亚湾畔,距深圳市直线距离约45公里,离香港约50公里,符合国际上对核电站距主要供电城市距离的规定。大亚湾畔,一边是峰峦如聚,一边是碧波万顷,像一个巨大的蚌壳,大亚湾核电站正是镶嵌其中的一颗璀璨明珠。

两位老人许下世纪之约

1984年,大亚湾核电站正开展前期工作,现场一片开山填海的繁忙景象。1月份,邓小平视察深圳期间做出指示:“深圳要办好两件事,一是建设核电站,二是办好深圳大学。深圳核电站的同志要加倍努力,把工作做好!”

1985年1月18日,广东核电站合营合同签字仪式在人民大会堂举行。次日,邓小平亲自接见了参加签字仪式的香港中华电力董事局主席嘉道理勋爵。

邓小平同志会见中华电力董事长嘉道理勋爵

会谈中,邓小平说:“大亚湾核电站是中外合资的最大一个项目,这是了不起的事情。这个项目的意义,不仅是最大的合作项目,而且对香港的繁荣和稳定,以及增加香港人的信心起到重要作用。这个项目协议的签订,不但在七年建设过程中,而且在1997年以后还会产生影响,把大陆和香港的经济联系得更紧密了。别人怕冒风险,而你不怕,你带了头。”

邓小平与嘉道理还约定:“再过7年,你93岁,我87岁,开一个庆祝会,用这个合作项目作为我们对外开放的典范。” 这个“世纪之约”,虽因嘉道理勋爵去世而未能实现,但这次真挚而友好的交谈,却在历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1985年1月19日,邓小平接见参加广东核电合营有限公司合营合同签字仪式的代表

1985年2月9日,广东核电合营有限公司举行了开业典礼,改革开放初期我国最大的中外合资企业、最大的混合所有制企业由此诞生。

“恐核”情绪高涨

总设计师当机立断

大亚湾核电工程刚刚开始建设不久,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1986年4月26日凌晨,前苏联发生了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受此影响,“恐核”情绪波及到香港,由民间团体组成的“争取停建大亚湾核电厂联席会议”发表了据称有102万人签名的公开信《要求停建大亚湾核电厂》。“反核”风波声势浩大,刚刚起步的大亚湾核电站面临夭折的危机。

1986年4月26日凌晨,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核泄漏事故

关键时刻,已辞去广东省委书记职务、担任广东核电合营公司董事长的王全国于7月6日致电国务院领导,力陈“建设大亚湾核电站的坚定态度”。电报发出后,他夜不能眠,再拟电稿并于次日一早又向中央发了第二封电报。

事态紧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立即将这一情况报告邓小平。7月10日,邓小平秘书王瑞林向李鹏传达指示:“王全国同志和港澳工委给中央的电报已送小平同志看过了,小平同志说,中央领导对建大亚湾核电站没有改变,也不会改变,中央充分注意核电站的安全问题。”7月11日,邓小平再次指示:“建核电站不能改变。”

在小平同志的支持下,大亚湾核电站于1987年8月7日正式开工。中国广东核电集团公司原董事长昝云龙感慨地对记者说:“我们能够站在巨人肩膀上跳高,得益于小平同志的长远眼光!”

1987年8月7日,随着第一罐混凝土的浇筑,大亚湾核电站宣告主体工程开工

1994年2月6日,大亚湾核电站1号机组投产庆典

1994年2月6日,历经七年建设,大亚湾核电站1号机组正式投入商运,我国商业核电发展翻开了新的一页。

建成后的大亚湾核电站,75%的电力供应香港,25%供应内地,电力销售收入主要是外汇,且电价不错,对偿还外债非常有利。此外,核电站还建有配套的广州从化抽蓄电站,大幅度增加了高峰电出力,同时一直安全高效运行,保证了企业良好的经济效益。大亚湾核电站此后运行十五年,每年实现利润五十亿元人民币,按照出口信贷合同履约安排,按时还清全部外债本金和利息共计五十三亿美元,双方股东也获得了丰厚的利润回报。

30多年光阴,小平同志播下的一颗种子,已长成一个巨人。大亚湾核电站作为中国大陆首座大型商用核电站,不仅见证了改革开放的不易和成绩,更见证了中国核电从引进、消化、吸收到自主创新的砥砺之路。

普宁订制工装

东莞工作服订制

四会订制厂服

相关资讯